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食品药品安全犯罪司法审查报告》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发布了一份关于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犯罪的司法审查报告。报告显示,近年来危害食品和药品安全的犯罪呈上升趋势。2014年至2015年11月,石家庄市法院受理刑事案件218起,涉案人员325人,主要集中在生产和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生产和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生产和销售假药三大犯罪。 在已认定的案件中,从犯罪特征来看,制售假药犯罪的产业链特征明显。从犯罪主体来看,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的犯罪大多是农民工所为,大多是家庭式的共同犯罪。被调查的被告都是家庭式的小企业小贩,甚至有一个家庭的三个成员都参与犯罪的现象。 危害食品安全罪集中在石家庄市平山县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件中。被告胡某利用“亚硝酸钠”加工红烧骨头,与被告厨师卢某一起在自己的餐厅出售。 经监测,大骨汤和制备的大骨中亚硝酸钠含量分别为98毫克/公斤和70毫克/公斤,严重超标。 2015年11月,平山县法院以生产和销售有毒有害食品分别判处胡和陆6个月和8个月有期徒刑,并处1万元罚款。 自2014年以来,石家庄市法院审理的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案件中,生产和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件37起,占案件总数的16.9%,被告75名,占被告总数的23.1%。涉及生产和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犯罪95起,占案件总数的43.6%,被告121人,占被告总数的37.2%,是案件数量最多的两类。 2014年12月至2014年12月,李某在其家中非法购买并捡拾死猪和加工死猪。仅在事件发生时,就缴获了71头死猪和117块加工过的白肉,共计5.8吨 经鉴定,查获的死猪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 2015年5月,石家庄市新乐市人民法院以生产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李一年有期徒刑,并处1.5万元罚款。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司法审查报告显示,危害食品安全的案件大多是由于在熟食中添加添加剂,用过氧化氢甲醛浸泡鸡脚或海鲜,以及在生产和销售中使用非法食用油造成的。共发生160起,占危害食品安全案件总数的90.4%。 假药销售呈现网络化趋势。2012年至2014年,被告王某等三人先后数次向他人购买“冯世康胶囊”、“咳喘灵胶囊”等药品,销售总额超过120瓶。 经鉴定,上述药物为假药。 2015年12月,正定县人民法院认定被告王某等人的行为均构成销售假药罪,判处三人10个月至1年有期徒刑,并处1万元罚款。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多起案件时发现,许多制售假药和劣药的犯罪分子结成了利益联盟。有些已经形成了生产、供应和销售的“一站式”犯罪网络,有些已经形成了省际和组织良好的犯罪集团。 利用互联网、快递等现代物流手段已经成为假药流通的重要渠道。假药的销售正在从实体销售向网络销售扩散。 此外,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还发现,危害药品安全的案件呈现出从销售假药向非重点常见药物转变的趋势,主要涉及壮阳药物、抗高血压降脂药物、减肥药物等保健药物。此类案件36起,占危害药品安全案件的87.8%。 此外,它还涉及假药,如避孕药,这是边缘和非关键药物。 2014年5月,据群众报道,警方在齐国一家计划生育产品商店查获了20瓶壮阳药,如沈昳丽、鹿茸神宝和37片新伟哥。 根据测试,福米加含有西地那非,这是一种有毒有害的食物。 2015年11月,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齐白石两年监禁和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罚款。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生产和销售伪劣药品利润丰厚,一些被告受经济利益驱使,对国家有关规定充耳不闻。他们毫不犹豫地违反法律,冒着风险,无视人民生命的安全。 只看利益而不看法律是这种犯罪的内在动机。 取证难、量刑难或略谈法院审理食品药品安全犯罪中存在的问题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司法审查报告(Judicial Review Report)称,相关刑事案件中的被告大多是小企业小贩,他们的经营状况一般没有正式记录,因此很难调查取证,具体销售额难以核实。在司法实践中,只能根据被告的供词来确定。如果被告在法庭上撤回供词,销售额很难确定。 由于证据薄弱,难以确定事实,有些案件量刑相对较轻,这必然导致非法犯罪成本较低。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在食品药品安全犯罪调查中,食品检验能力相对落后,尤其是在食品中有毒有害成分的生产和销售案件中,食品中有毒有害成分的识别能力不足。例如,在生产和销售非法食用油的情况下,不可能确定非法食用油是否含有有毒和有害物质。 同时,由于国内食品安全标准的制定相对滞后,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重叠或存在空白色甚至相互矛盾,因此一些鉴定机构以鉴定标准不明确为由拒绝接受这种鉴定。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建议进一步完善食品安全监管体系,形成完整的源头控制、全过程监管和预防为主的监管体系,如加强中间环节的源头控制和监管,建立公共食品安全检查服务平台,建立食品质量诚信联动机制。 此外,报告还建议,在构建相关保障机制的同时,将食品药品安全犯罪纳入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体系,相关部门应发布更加完整的食品药品安全国家标准。

发表评论